团队陈发动老师的“人类合作行为背后的认知机制研究”入围浙江大学2018年度十大学术进展评选
来源:浙大神经管理学实验室 作者:实验室办公室 时间:2019-04-03

为营造相互尊重、相互欣赏的学术文化氛围,激发浙大师生的学术热情与活力,浙大学术委员会每年组织开展“浙江大学年度十大学术进展”评选活动。目前,浙大2018年度十大学术进展评选正式进入评审阶段。管理学院神经管理学团队陈发动老师的“人类合作行为背后的认知机制研究”入围进展评选,这也是管理学院本年度唯一一位入围评选的项目。

1 项目简介
“人类合作行为如何演化? ” 是被《Science》确定为未来基础科学研究需要解决的 25个重大问题之一。 为了更好的理解人类合作行为,越来越多的研究开始尝试揭开合作行为背后的认知加工机制。 但是, 截至目前关于合作行为背后认知加工机制的相关研究结论充满争议,一部分人认为是单系统证据累积加工机制,另一部分人认为是双系统加工机制。 针对该问题, 我们提出一个新的认知加工机制框架-带有倾向偏差的证据累积加工机制, 并且用实验验证了该机制。我们的研究解决了当前关于合作行为背后认知机制研究的诸多争议,也提出了从认知加工角度对人类合作行为建模的一个新的视角。
2 项目团队
图片1.实验室团队
3 科学解读
合作行为普遍存在于人类社会,是人类社会进化的根本动力,也是人类社会的最大成功。人类社会中具有亲缘关系以及非亲缘关系的个体或不同群体成员之间均可能存在合作,人类社会也正是在人帮人的理念之上才能得以建立。 然而,“合作行为是如何进化的(How Did Cooperative Behavior Evolve) ?” 这一问题一直困扰着众多科学家。正因为如此,在纪念《Science》创刊 125 周年之际,科学家们将其列为未来 25 年人类所面临的最重要的 25 个重大科学问题之一。
图片2.研究介绍图片
近年来, 理解、揭示人类合作行为背后的认知机制成为比较热门的研究主题之一,而且研究成果争议很大, 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 针对当前关于合作行为背后认知机制的诸多争议, 浙江大学管理学院“百人计划”研究员陈发动(第一作者) 与俄亥俄州立大学助理教授 Ian Krajbich 对该问题进行了系统深入的研究。他们的研究发现,时间压力与时间延迟对人的行为偏好的影响具有很强的异质性,即一部分人的直觉是选择合作,另一部分人的直觉是选择不合作。同时, 不论是在时间压力、时间延迟、还是时间自由条件下合作背后的认知过程都遵循证据累积模型。 在上述结果的基础上,陈发动和 Ian Krajbich 提出一个带有倾向偏差的证据累积模型(biased drift-diffusion model) 来描述合作行为背后的认知过程及合作行为。 该模型与传统的证据累积模型和传统的行为模型相比, 可以更好的描述和预测人的行为。 该研究清晰的揭示了人类合作行为背后的认知加工机制,很好的解释了当前关于合作行为认知机制研究的诸多争议。此外,该研究强调了基于认知加工视角对人类行为建模的重要性,为解释、描述和预测人的行为提供了一个全新视角。
该研究与 2018 年 9 月 3 日发表于《Nature Communications》。 发表后,该研究得到了该期刊的重点推荐。 同时, 在评审过程中, 该研究得到了审稿人的高度评价,例如MIT 斯隆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脑科学双聘教授 David Rand 说,“我非常高兴见到这项卓越的研究…我也相信这项研究一定会产生巨大影响(So I am VERY happy to see the current paper, which does an excellent job … and I think it will be quite impactful!)”。